钱柜游戏客户端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打点滴时,梁祖儿还处于清醒状态。
打点滴时,梁祖儿还处于清醒状态。

(槟城8日讯)社交网昨日开始广传一则令人心碎的贴文,一名父亲在脸书上贴文控诉一家私人医院疑医疗疏忽,不但没治好发烧入院的11月大女儿,反而加剧病况,须转入政府医院抢救,最终挣扎11日后不治。事后,该父亲才从私人医院的回函中得知,女儿是死于患上儿童急性脑坏死病(ANEC)。

这名梁姓父亲“Neo Ein Sern”,在脸书上贴文叙述,女儿在峇都巴辖的一家私人医院接受治疗时的事发经过。

事发后,他致函院方时的投诉信内容,并在贴文中分享出有关院方回应的内容。根据院方回应,其女儿是死于患上儿童急性脑坏死病(ANEC),不过他不满及质疑院方,没及时诊出其女儿有这病况。

梁父表示,在读了医院回应的电邮后,觉得院方在推卸责任,因此决定将此事公诸于世,并指他不想看到再有其他的小孩和她的女儿有一样的遭遇。其女儿梁祖儿于今年4月24日时突然发39度高烧,他于当天晚上9时许送女儿到当地的一家私人医院接受治疗。

在清晨6时突然呕吐,呕出咖啡色液体。
在清晨6时突然呕吐,呕出咖啡色液体。

入院检验血液鼻液正常

- Advertisement -

当晚入院检验时,其女儿的血液和鼻液都属正常,只是有发烧而已。隔天早上10时许,在医生检查后给了女儿5支药,其中三支是抗生素,两支给女儿口服,另一支注射进点滴,此外也另给女儿一支敏感药和一粒塞入屁股的退烧药。

不料,其女儿于下午二时左右出现状况,不但嘴唇变紫,手脚冰冷且开始变黑。

“我和家人慌得叫护士和医生,可是护士却很不在意,慢条斯理叫我们等!在等医生时,我和太太、我妈妈拿着冷水布敷宝宝的手脚让她暖和。等到医生来了,看了就解释说,宝宝是烧过度才有这情况”。

虽然他当时有质疑,但他选择相信医生的解释,而女儿稍后也稳定了些。不过,下午5时半又开始发烧,医生再次给女儿同样的药,他有向医生确认退烧药真的可再给女儿服用?医生指有加强抗生素来配合药。

直到晚上8时半左右,他察觉女儿不对劲,睡得很沉,家人尝试唤醒她,可是她却没什么力,只微笑一下,他们再次问了医生,医生解释加强了药物,所以宝宝会睡得较熟;再过两个小时,他们再找医生来看女儿,医生看了后只说需多观察一个晚上。

凌晨无法转院

由于女儿一直沉睡及没好转,梁父觉不妥,打算为女儿转院,但已近凌晨而无法办到,到了凌晨1时左右,其女儿烧度就升到40度左右。

他当下呼叫护士,而护士指医生有交待说,再一次给塞屁股的退烧药。他当时就想尝试阻止护士,但护士一直强调,既然进来求医就该相信医护人员,说完就把药塞进去。他要求护士呼叫医生回来,也愿意多付150令吉的额外费用,惟护士一直没联络医生。

“我过后无数次叫护士来看我的宝宝,女儿烧度已飙到41.4度,也有抽搐状态,我和家人都急到快疯了!我要为女儿换尿布时,也发现粪便像水般流出来,也叫了护士过来看。她依然没去呼叫负责医生,只叫楼下紧急部门的医生上来”。

他说,这个医生只叫他们拿冷水敷女儿的身体降温。到了凌晨4时许,情况没好转,他再呼唤护士,而护士也再叫了急诊室医生前来,并建议把女儿衣服脱光,把室内的冷气调到最冷,风扇开到最大,指保证3个小时后女儿一定退烧。

到了清晨5时许,家人忍无可忍呼叫了妻子的医生朋友前来帮忙,朋友发现女儿情况不对劲后,尝试要求翻阅女儿的例行医药报告,但护士却拒绝,且十问九不答,一直推说需等医生来。

护士发现情况不对劲,立刻为小梁祖儿戴上氧气罩。
护士发现情况不对劲,立刻为小梁祖儿戴上氧气罩。

清晨突吐咖啡色液体

到了清晨6时,当护士要跟女儿抽血做检验时,其女儿突然吐了两次咖啡色的液体出来,护士赶紧拿氧气罩给宝宝吸,但她又吐了两次血。

在医生一番抢救后被送入了深切护理病房,医生告知其女儿情况不稳定需转院,况且医院器材不足,人手也不够,很难救宝宝。他对此感到不满,认为若医院没有能力医治女儿,或器材人手不足,在一开始入院时就该说清楚,而非到了危机时刻,才要把女儿推到别的医院。

他补充,家人决定把女儿送到峇都巴辖政府医院儿童专科抢救,但女儿在政府医院挣扎了11天后最终还是不治。

院方3医护员部份回应

梁父在贴文后也分享该医院对于其投诉的回应信函,而院方也要求3名医护人员做出解释,他们包括2名医生及1名护士。以下为院方所提供的部份回应:

(1)为何孩子的嘴唇会变紫,手脚冰冷?

答:在发烧时,一人的血管会收缩,导致四肢的血流量减少,因此肤色会淡化并变冷,指甲和嘴唇也会呈现紫色,属于临时症状并会在退烧后回复正常。

(2)为何婴儿熟睡得的比平时久?

答:一般上发高烧的病人会显得比平时疲惫也不活跃,当我(医生)在4月25日晚上8时半和晚上11时半在巡房时,病人看起来是清醒的,在神经系统上也没有突变,因此不需要进行后续治疗,如进行脑部扫描。

(3)为什么利用“扶他林栓剂”(Suppository voltaren)来治疗我孩子?

答:该药物可用来减低发烧,比口服的扑热息痛(Paracetamol)来得快,有助协助舒缓孩子在发高烧时所感觉的不适,所用分量为每天0.5至2毫克。

(4)为何我孩子于4月26日早上6时会呕血?

答:早上6时许的呕吐并非血而是咖啡色的呕吐物,是因为病人溃疡受压而导致,院方当时已经注入了药物来舒缓该压力。

(5)院方为何没有在入院时就建议转院?而是等到病人已经病危后才做出该提议?

答:我(医生)是在4月25日早上首次检验病人,当时病人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初步检验也没有发现病人身上有什么问题。

(6)为何院方没有及时发现病人患上了儿童急性脑坏死病(ANEC)?

- Advertisement -

答:该病只能通过放射科检查如脑层扫描或磁力共振发现,然而我们没有进行这样检验,因为病人在病情恶化前完全没有精神变化的征兆。一般上,该疾病在病发前病没有具体的征兆,而病患在染上该病后神经系统会迅速的遭到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