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游戏客户端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梁宗宝(左5)颁赠纪念品予李永球(左4),左起谢福省、谢恩文、骆文焕、周宴生、梁伟宏及吕孙川陪同。
梁宗宝(左5)颁赠纪念品予李永球(左4),左起谢福省、谢恩文、骆文焕、周宴生、梁伟宏及吕孙川陪同。

(槟城9日讯)“彩虹·长颈鹿·肥皂–马来西亚的福建话”主讲人李永球说,地方语言在未来的世界面对着巨大挑战,年轻人宁可说华语或英文,都不爱说方言,认为方言没水准。但只要真正了解闽南语,通过正确的学习管道,闽南语一点也不粗俗。只要用对字眼、读音,其实也可以说得文雅。

他周四在讲座会上表示,会闽南语的优势是在于学习其他语言时,读音会发得比较准确,且去到某些国家也能派上用场。“闽南语是地方语言,也是我们的母语,将其流传下去是我们的责任。”

他指出,马来西亚的福建话分为,北马偏漳州音福建话;南马偏泉州永春音福建话;东马砂拉越则偏漳州音;东海岸偏漳州音,但通常都出现漳泉混杂现象。

源自中国古代商朝

根据专家指出,闽南语源自中国古代商朝语言,闽南语保存许多古语古音,在华语中已经消失了这些古音古语。如书是“册”、筷子是“箸”及锅是“鼎”等。

- Advertisement -

在闽南语还有保留的声母有b-免(bian)、肉(bah、jiok/liok、hik)、墨(bak、bik)、帽(bo),ng-我(ngoo/gua)、硬(nge‘漳’/ngi‘泉’)、迎(ngia/gia/ging)、g-牙(ge)、玉(gik)、严(giam),以及j-尿(jio/lio)、然(jian/lian)、仁(jin/lin)、热(jiat/liat、juah/luah)、字(ji/li)、裕(ju/lu)。

李永球也说,闽南语在文读与白读时的发音不一样,如“大山”在文读是(tai san),而在白读时是(tua suann)。另外,福建话共有8个声调,普通话只剩下4个声调,同时也会随着词汇读音而变调。

他补充,我国的闽南语已经参杂了其他外来语以致变质,甚至无法与中国漳州或泉州的居民沟通,但对于保留得较完整的国家,他们还可以与当地居民沟通。他建议民众在当地尽量抛弃英文及马来语用词,尝试融入当地语言。

上述讲座会是由槟榔州福建会馆青年元联合委员会、漳州会馆青年团与南安会馆青年团联办。现场出席者有漳州青年团团长谢福省、福建会馆慈善基金主任准拿督谢恩文、福联青团长骆文焕、福建会馆副主席准拿督梁宗宝、副总务周宴生、总务梁伟宏及南安青年团团长吕孙川。

马来语也借用闽南词汇

在闽南语中Sabun一词是源自于马来语,现今于操闽南语系的地区台湾、东南亚各国的闽潮籍人中,多数称肥皂为“雪文”。根据中国学者考证,闽南语的雪文,是来自印尼马来语的sabun,其实肥皂在闽南语中是叫“番仔茶”。

马来语中有许多外来语,属于中文的绝大部分是来自闽南语,如kuih(粿),是从闽南语借来的。此外,kicap、ketchup等皆是借用闽南语词汇,根据字典显示是来自“膎”,意指被腌制后的汁。

- Advertisement -

另外,Samseng是指流氓、恶棍或歹徒等,但在闽语中是“三牲”是指闽南人祭祀或敬神用的供品,通常摆放在最前面,而闽南语中的“三牲头”或“做三牲”含贬义是指冲在前边带头干。

影响其他语种

马来西亚的福建话就是中国的闽南语,属于汉藏语系汉语族闽南语之一种语言。闽南语系分为泉州、漳州、潮州及琼州(海南)四个音。目前采用闽南语作为母语的大约有8000万左右,是世界100大语言之一,甚至日语、汉语、印尼、马来语等语言,均受到闽南语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