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游戏客户端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囚犯妻子2天前接丈夫电话要求前往探访,2天后再接监狱负责人通知死讯,太太不相信死者自杀,再加上额头出现不明的伤痕,家属怀疑死因可疑。

死者太太迪威嘉向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火沙米博士寻求协助,周六中午在拉玛沙米及大卫玛沙市议员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拉玛沙米博士指出死者额头的伤势让人匪夷所思,左为大卫玛沙,右为死者的太太迪威嘉。

44岁的印裔死者安巴拉甘,较早前因犯罪被判3年监禁,在玻璃市监狱服刑,为了方便家属探访,死者在3个月前申请调转至槟城监狱,在2个星期前成功调转至槟城监狱。

迪威嘉表示,她及家人最后一次是在4月24日前往探访,当时安巴拉甘一切安好,没有任何不妥的情况出现。

“我在5月9日接到安巴拉甘的从槟城监狱来电,要求我去槟城监狱探望他,当时安巴拉甘没有透露有何不妥的事情,一切如常。”

- Advertisement -

2天之后,5月11日上午,她却接获槟城监狱拨电通知,表示安巴拉甘在监牢里以被单上吊自杀。

迪威嘉表示,她不能接受丈夫自杀的说词,在领尸时也发现,丈夫额头伤势严重,因而怀疑他并非自杀而是遭人杀害或他人导致受伤,怀疑丈夫的死另有内情。

安巴拉甘拥有4名孩子,最年长的20岁最小的女儿9岁,太太迪威嘉任职清洁散工,居住槟岛惹兰甘榜拉哇。

边威嘉也在拉玛沙米述说时,忆起丈夫而数度抹掉眼角的泪痕。

死者安峇拉甘。

斥执法当局不专业  “不将生命当一回事”

拉玛沙米博士表示,贫穷人士也享有他们的权益,不能因为贫穷他们的生命被视为廉价。

他严责槟城监狱、警方及法医部不够专业,不将生命当一回事,更多时候是想掩盖事情的真象。

他指出,除了向具函向槟州警方、槟城法医部及槟城监狱局主任要求详细及完整的调查报告和解剖报告,同时也将向槟州总警长反映此事件。

他称,现有的解剖报告只注明死因是自杀,没提及额头上的伤势及其他伤痕,解剖报告非常草率,法医不够专业性。

另外,拉玛沙米也会向即可能成立的独立警方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提出投诉及要求彻查事件的始末。然而,拉玛沙米还是保留疑问,该委员会是否可以插手监狱的案件调查。

他表示,这起事件将持续向上层反映,以还家属公道,更不排除要求做第二次的验尸程序,让事件有更专业的报告,也让死者及家属了解整件事情。

他称,大马发生许多扣留所以及监狱死亡案件,这是让人感到羞耻的事情,有必要加以调查。

妻子报警求援遭刁难

大卫玛沙市议员表示,当迪威嘉寻求援助前往警局报案时,一开始就面对警方诸多挑剔及刁难。

他表示,死者额头受伤也有缝针的迹象,警方给予的理由是死者自杀后尸体取下时不慎跌落撞及导致出现伤口,这一种解说不能成立,更何况额头的伤口已缝针。

- Advertisement -

“我们也发现死者颈项上的伤痕出现手指印记,这是另一个让人起疑的迹象。”

“槟城监狱人满为患,死者是从玻璃市监狱调转至槟城监狱,理应与其他囚犯关在多人牢房,为何他却被安置在单间牢房,这个是说不过去的。”

他也表示,死者是的葬礼家属选择土葬而非传统的火葬,有关方面却百般向家属查明土葬的原因,这间中让人起疑他们有意掩盖真相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