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游戏客户端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文:邱丽芳

小时候,孩子得到父母的疼爱,处处维护孩子不让他受到伤害,还尽量满足孩子的诉求。只要稍微不迁就孩子就哭闹耍赖,而大人也拿他没办法。长大后,小孩变本加厉、目无尊长。是谁造成的?当他还小时,就已经是“被公认为大人物”,更何况他长大了,他当然比谁都大。他还愿意受到控制、乖乖的就范吗?

此种现象是不是很熟悉?这何尝不就如我国的希盟政府吗?老马霸气的直接委任反贪一姐,无需通过内阁批准,他一人说了就算。他就是如此的霸道,只要他认为对己方有利的,不管三七二十一他都会一意孤行。是谁造成的?

如今老马的肆意妄为,行动党不应逃避责任。当初老马处于弱势时,需要依赖盟友时,行动党除了处处为他漂白和粉饰,还做了些什么?希盟要塑造一个新马来西亚,但土团老大并无此意,而是坚持马来人主义。盟友间没有共同的政治斗争理念,新马来西亚会成真吗?原来,当初他们只是在为了个人选举在“瞎挺”老马,没有在政见、政治主张及理念努力拉近党与党间的互相认可 。如今老马权高位重,还有谁驾驭得了他?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而行动党还有空间对老马发出“政治诉求”吗?答案是“零”。因为行动党根本就没有谈判的胆量。老马藐视国会和民意的举动,行动党只会毫无原则的屈服,根本没有为民、为民主、为正义而反抗和争取。老马还需让什么步?

老马的独裁手腕是在让狭窄、充满威胁及仇恨的种族情绪崛起。行动党不敢吭声,因为他们之间不是互信而是互利的关系。谁敢为了正义挺身而出撼动老马的敏感神经?他们清楚得很说实话的人只是在进行“政治自杀”在“枪杀”自己的“政治口袋”。

原来,当年95%华裔支持的行动党并非正气澎湃的“包青天”,而是个“傀儡”;完全没有政治智慧、没有远见;他们不够格,他们害怕,所以能奈老马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