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游戏客户端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左起)林振江:后悔道听途说胡乱用药,导致要截肢。刘女士:没想过一个市场普遍售卖的药,会导致脚皮肤坏死。蔡清池:上了年纪就必须多注意自己健康,免患了病也不知。小雪琪装上新的义肢,终于能用双腿走路。
(左起)林振江:后悔道听途说胡乱用药,导致要截肢。刘女士:没想过一个市场普遍售卖的药,会导致脚皮肤坏死。蔡清池:上了年纪就必须多注意自己健康,免患了病也不知。小雪琪装上新的义肢,终于能用双腿走路。

独家报道:庄阳奕

(槟城11日讯)误信民间的糖尿病治疗偏方,结果耽误治疗的黄金时机,不但没治好脚伤还弄巧反拙,需截掉右脚。

在大马,需要截肢者除了意外致伤人士外,其中大部分的截肢者是糖尿病病患群体,当中一些病人中因为缺乏治疗意识及用药知识,而赔上了自己健全的身体。槟城德教会紫云阁举办的“第4届免费装置义肢”活动,于周三进入第3天,大部分因糖尿病截肢者都安排在周三安装义肢。

不洗伤口 开始化脓

据其中一名申请安装义肢的糖尿病患者林振江(68岁)受访时指,他于13年前车祸后,在右脚伤势未完全康复前,因嫌每回到医院清洗伤口都很耗时,而选择不再回去医院。惟,伤口不久后便开始化脓。

- Advertisement -

他当时认为只是小事,便使用各种偏方去医治脚部伤口,并曾服用各类中西药,甚至试过听取朋友的推荐,尝试了各种药膏;他还相信民间疗法,把伤口浸泡在酵素、绿茶等,结果不但没有治好脚伤,还弄巧反拙,伤口问题越来越恶化,但他依然没去寻求医生治疗。

结果,直到2011年,他突然发现伤势恶化蔓延到膝盖时,他才到医院求医,但为时已晚,医生证实他已患上糖尿病,且脚内已经有生蛀虫,同时细菌感染也侵蚀入骨,证实右脚已无法挽救。

“都怪我当年因为嫌麻烦,一直拒绝到医院去治疗,我不该相信民间传统医疗方式及中药,甚至为没咨询医生就胡乱服药。如果我好好处理,今天就不需赔上自己的右脚。”

乱敷药致脚趾皮肤坏死 刘女士截肢防细菌蔓延

从吉打前来安装义肢的刘女士因胡乱敷药,岂知导致脚趾的皮肤坏死,间接形成细菌感染,最终必须截肢防止细菌蔓延。

患有糖尿病的刘女士,是于2014年轻微中风后,在进行物理治疗时被院方不小心撞伤了脚趾。起初,她有配合院方细心医治伤口,惟一次在亲戚的介绍下,敷了一款称是能让伤口迅速复合的药物,结果导致脚趾皮肤坏死,继而造成细菌感染及需要截肢。她没有想过一个小失误,会导致她必须截肢。

腿伤数月没复合且化脓 蔡清池脚骨内细菌感染

去年农历新年前截肢的蔡清池(60岁),“罪魁祸首”是脚上的小伤。

患有糖尿病的蔡清池指出,人上了一把年纪就真的必须多注意自己身体,不可草率的应付身上的每个小伤病情,免落得如他一样的下场。他透露,虽然他有吸烟喝酒,但身体还算健康,他是于2014年杪时发现,他早前受伤的腿伤一直没复合,当时他到医院求医,医生在配药后便让他出院。

岂知,该伤口数月后一直无法完全康复也开始化脓,在第二回求医时,医生才证实他身患轻微的糖尿病症状,较后也验出脚骨内有细菌感染迹象,必须截肢保命。

3年后再度靠双脚走路 小雪琪装义肢学习步行

双脚踏实地,手扶着栏杆,装上新义肢的小雪琪,终于可以一步一步慢慢学习步行。

从柔佛新山远程而来的雪琪,今日中午再回到德教会紫云阁继续安装义肢,她终于相隔3年后,可再度依靠双脚走路。父亲侯安乐表示,他们一家将在未来几日会每天回来这里让小雪琪习惯行走。他指出,至今小雪琪还不习惯新的义肢,需要扶着铁栏慢慢行走。

“她每步行一小段路后,身体便会疲乏,需要休息。我们希望在这几天内能尽快让小雪琪适应新的义肢。”

小雪琪天生缺乏一双手,少了一条腿,惟她凭借乐观向上的精神和意志力,能用左脚夹笔写字,甚至把右臂化成电子笔,在平板电脑天马行空填色作画。

- Advertisement -

侯雪琪是双胞胎,其双胞胎妹妹四肢健全,而她却偏偏少了一条右腿,缺乏左手,仅剩下右臂降临人世,必须比一般四肢健全的孩子更加努力坚毅面对未来。

其实小雪琪在2、3岁时,曾第一次尝试安置右腿义肢,但当时小孩骨骼尚未发育,结果安装失败。小雪琪第2次安装右腿义肢是在她6岁时,可是一年多之后,小孩长大了,义肢装不进,已没法使用,唯有每天坐在轮椅上去上学。

侯爸爸说,当时安置一根义肢的费用须2万多令吉,他本身只是一名制线工厂劳工,唯有向福利部申义肢安装的费用,一直等到将近4年后的今天,才在新山中央医院的引荐下,申请到了每3年一次的泰国皇太后赞助义脚巡回修复。为此,侯爸爸特地请了一个礼拜的无薪假,一家几口陪着小雪琪到槟城装置义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