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游戏客户端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文:谢诗坚

今年是中国六四事件30周年,除了香港民众(参与者说有18万人,官方说是3万7千人左右)循例举行烛光游行外,美国的《美国之音》也发布了许多六四事件的照片和文章,似乎是提醒香港人“莫忘六四”,“莫忘民主”等。

“六四事件”被当成美国向中国施压的筹码是要配合刻下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战。其实进入今年以来,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告变质,不单是所谓贸易差的争议,而且是在全面的较量,以再一次向世人证明美国永远是第一,中国不可以也不可能凌驾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因此六四事件成了美国对付中国的筹码。

本文就集中评析所谓的香港问题和“六四事件”,因为这两者是息息相关的。在1976年“四人帮”被捕和瓦解后,结束了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1978年复出的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的政策来拯救中国的落后经济。就这样,邓小平扶持两位爱将成为新时代的领导人,他们是胡耀邦和赵紫阳。

- Advertisement -

胡耀邦在华国锋于1981年退出领导后,被邓小平扶正成为新领导人。较后,政府也将党主席改成总书记。

在胡耀邦领导下,他平反了成千上万的冤案,因而留下美名。与此同时,他也引进了西方世界的自由化和民主化,在知识界和学生中传播开来。

1986年发生了学潮运动,就是借民主自由之名而开展,主要涉及合肥科技大学校长方励之的鼓动而最终他及夫人远走美国,另外被开除党籍的著名人物是刘雁赛和王若望。

当学生抗议物价失控,官爷投机倒的学运压下后,胡耀邦的自由化运动也成了被挤下台的理由。这样一来,在1987年正月换上赵紫阳(他从总理调升党总书记,李鹏则成了国务院总理)。

1989年,世界处在动荡不安中;尤其是苏联及东欧国家酝酿动乱,最终在1990年苏联体制瓦解,回到俄罗斯的版图,其他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再加上东欧国家也挣脱苏联的控制,自我寻求新方向,社会主义制度就被取代了。 这对美国来说,正是它在思想意识形态斗争中的一个大胜利。

就在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下野之前,他在1989年5月16日访问了北京,刚巧学生仍在天安门广场集会,造成迎接仪式在机场举行。由于中国政局不安,戈尔巴乔夫也“心不在焉”,在未能与中国达成协议下,匆匆离开北京。

天安门之所以这么多人参加示威是因为胡耀邦在1989年4月15日不幸去世那天开始,北京市委的报告说,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政治大学内出现关于悼念胡耀邦的大字报和挽联。但从17日起,学生比较有规模走向天安门广场。这样一来,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后就不肯离开了。

尽管4月22日在人民大会堂的追悼会如期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在邓小平的率领下都参加了追悼会。但学生并未离去,且成立了学联会的组织。4月23日,赵紫阳按原定计划出访朝鲜,他主张和平解决学潮。

4月26日,在局势严峻下,《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形容这是一场动乱。

社论题目是《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指责这是一场有计划阴谋的动乱,从根本上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

隔天,学生抗议社论写成动乱,他们诉说所要求的是自由和民主,反贪污和腐败。

身为党总书记,赵紫阳于1989年5月19日凌晨亲自来到天安门广场,用手提喇叭对绝食学生说:“我们都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要保重!”

他也劝请学生们离去,但不得要领,学生继续示威和呐喊,也要求政府答应改革,收回《人民日报》的社论。

赵紫阳劝解的失败,不但招致本身政运的结束,而且李鹏总理也在翌日(5月20日)宣布北京从5月20日起戒严。

6月3日,戒严部队开入天安门清场,直到6月4日已经清场完毕。

虽然“六四事件”已结束,但争论直到今天仍未有定论。有人说这是解放军动用武力,造成多人死伤。更有传媒形容“六四”造成天安门“血流成河”,中国也失去外国的理解,成为被孤立的国家。英国媒体更说有万人死伤。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否认采取残酷和打压行动,承认是有死伤者,但为数不多,况且示威者是在劝解下和平离开天安门。

过后一些学运领袖就出了名,包括王丹、吾尔开希及柴玲等。而政府继续改革,力图挽回形象。

就我个人来说,我在胡耀邦追悼会当天人在广州。从电视上看到追悼会平和举行,但没有出现天安门广场示威的镜头。因此未能知晓情况。在6月4日当天,我已回国,对天安门真相也未多了解。

- Advertisement -

反而在3个月后,也就是1989年9月的时候,我特意到北京的天安门走一趟,可惜尚在戒严中,天安门广场只有稀疏的三五人,我有幸得到戒严部队的特别允许,在天安门绕一圈,也特别到人民纪念碑看个究竟。因为我要知道纪念碑是否弹孔累累,结果只有一些,不算是对纪念碑造成破坏。

其实政府是隆重其事的,在纪念碑24小时是有站岗的。后来我又从报界朋友口中得知一些情况,包括新华社和中新社等媒体。

与此同时,视线又让我转向香港,原来香港每年都有民众悼念“六四”,每年的人潮有所不同,前前后后已经30年,目的是要平反“六四”,但香港人并不这样简单,他们要求的是“自由和民主”,不要北京过多的干预。因此参与雨伞运动的人与参与“六四”烛光会者的心情应是一样的,要一个资本主义的香港,不是社会主义的香港。美国和英国的鼓动港民反中共,就是要在中国的领土内煽起反中情绪。